• 小笑话网-笑话大全,爆笑节日经典段子,冷幽默-一句话笑话
  • 淮安为受到不实举报的195名干部澄清正名

    发布日期:2022-02-11 00:26   来源:未知   阅读:

      一场及时的通报会,卸下了压在涟水县政协副主席、郑梁梅学校校长鲁家宁心头的“大石”。

      “经查,反映你在任涟水县教育局局长期间,未落实中央及省、市对于民办学校优惠和扶持政策,长期贪污、截留、挤占、挪用民办学校生均公用经费问题不属实。”2021年12月21日,淮安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前往涟水县政协,就鲁家宁受到不实举报问题进行澄清正名。

      自2020年2月在全省率先出台《淮安市纪检监察机关严肃查处诬告陷害为干部澄清正名暂行办法》以来,淮安市纪检监察机关为受到不实举报的195名干部澄清正名,查处诬告陷害2件,释放“为担当者担当,为实干者撑腰”的强烈信号。

      在审查一起邻里纠纷引起的故意伤害案中,淮安市清江浦区检察院检察官翟艳兰发现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两次退查和延长审查起诉期限。然而,一封反映其违法超期办案的举报信却寄到清江浦区纪委监委。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但举报的事让翟艳兰压力很大:“办案开始有顾虑,怕得罪人,怕又惹来举报。”

      翟艳兰的“遭遇”不是个例。“在一线干事创业,难免得罪人,恶言中伤党员干部的现象并不鲜见。”盱眙县纪委监委信访室主任王家持深有感触。

      “2021年3月12日晚上,金陡湖村村民张某某到侯明林家中,送给侯明林4条软中华香烟和2万元现金(张某某在每条香烟中抽出4包,再在香烟的包装内放入5000元现金)……”盱眙县纪委监委曾收到匿名举报,反映该县管仲镇金陡湖村党总支书记侯明林收礼帮助张某某办理低保。

      然而,写得那么有鼻子有眼的举报信,其内容竟是不实的——王家持和同事核对了近3年全镇低保申报表,没有发现张某某及其家庭成员信息,而举报中提到的张某某已在江阴工作生活10多年。“村书记长啥样我都不知道,怎么给他送礼?”张某某的回答,让特意赶到江阴的王家持很是无奈。

      “不实举报不仅牵扯纪检监察干部大量的工作精力,更会挫伤广大党员干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破坏政治生态、污染社会风气,必须坚决反对和澄清。”淮安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淮安市纪委监委率先出台暂行办法,细化澄清正名范围、实施方式和澄清程序。全市纪委监委对党的十九大以来的不实检举控告进行全面梳理、综合研判,对新发不实举报及时会商,通过在一定范围内澄清正名,让195名干部放下“包袱”、轻装上阵。

      “翟艳兰在承办该案中,程序合法、处理得当,没有任何违规违纪行为。”去年9月24日,清江浦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赶到区检察院,向该院党组书记和翟艳兰本人当面澄清。对翟艳兰来说,澄清报告的一字一句都重若千钧——“一下子如释重负,有组织‘撑腰’鼓劲,秉公办案更有底气。”

      淮安市纪委监委信访室主任吴兆荣说,针对失实举报产生影响的不同,淮安市纪委监委分类实施澄清正名。比如,在本单位或系统内造成不良影响的,通过向本人及所在单位书面通报、召开澄清会或个别说明的方式予以澄清;不良影响涉及面较广或在网络媒体造成不良影响的,在一定范围内公开通报,消除负面影响。

      遭人举报,被扣上“工作失误导致年轻女性跳楼”的罪名,曾让时任淮安区恩来社区党总支书记的邱某感到焦虑、委屈。经调查发现举报不实,淮安区纪委监委第一时间为其澄清正名。去年5月,因表现突出,邱某被组织提拔重用。

      确保澄清经得起检验,深核细甄澄清对象是必须把好的第一道“关口”。以淮安区为例,该区纪委监委对近3年查否的1658件信访件进行逐一梳理,对多次举报多次查否的16件信访件进行“回头看”,最终作出澄清正名的却只有33名。

      这道减法的背后是严之又严的一道道程序,对反映的每个问题,都通过查阅档案、调取资料、谈话走访、实地了解等多种方式排查。对认定符合澄清正名条件的,“一案一策”制定澄清正名方案,由承办部门、信访室、审理室进行三方会审,并报纪委主要负责人批准后实施。

      2020年3月31日,面对医院193名职工,金湖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现场宣读澄清报告。听到“举报不实”这四个字时,金湖县人民医院院长万长春忍不住当场落泪。这份8000多字澄清报告的背后,是金湖县纪委监委3个核查组10多个日夜的辛勤付出。为了查清事实,核查组加班加点对县医院707名在编在岗职工进行全员访谈,与县卫健委领导班子成员、部分药械供应商等进行走访了解,前后查阅200多本账册、50多本招投标资料、30份会议记录及其他大量佐证材料,最终查明举报失实。

      “澄清并不是给党员干部个人‘打包证明’,而是坚持实事求是,在问题核查清楚之后的澄清,是围绕反映问题就事论事的澄清。”吴兆荣说。

      2019年8月底,王某举报反映盱眙县天泉镇安乐村党总支书记纪某存在多项违纪违法问题。

      盱眙县纪委监委用一年多时间,对举报列出的问题逐一进行调查核实,结果发现,王某举报的14个问题中,12项问题为其推测或捏造,无事实依据。在调查组反馈结果的情况下,王某仍通过给县委主要领导发短信、网络发帖等方式重复举报。

      面对调查,王某最终承认:2007年自己被免去计生专干一职,他怀疑是纪某举报,此后便一直搜集有关纪某的材料,企图通过举报让纪某被处分。2020年12月16日,经淮安市纪委监委审批,盱眙县纪委监委认定王某的行为构成诬告陷害,并将相关线索移送至公安机关。

      在清江浦区纪委监委信访室主任唐珍虎看来,诬告陷害、恶意举报之所以时有发生,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违纪违法成本低。“因一己之私利私欲,假借举报之名行诬告诽谤陷害之实,祸害的不仅是个别干部,而是整个的政治生态。”

      做好澄清正名工作的同时,淮安市纪委监委明确要区分错告误告和诬告陷害,依规依纪依法向诬告陷害“亮剑”,先后查处诬告陷害2件。

      避免滥用执纪执法权,借查处诬告陷害之名行打击报复举报人之实,淮安对纪检监察机关办理诬告陷害案件做了严格的程序设计。比如,核查诬告陷害问题线索须由市、县(区)纪检监察机关组织实施,承办部门会同案件监督管理、案件审理等部门就调查结果进行会商,县(区)纪检监察机关认定诬告陷害须报市纪委监委审批。

      在全市纪检监察机关的努力下,一批受到不实举报的党员干部恢复了名誉、干事创业的积极性得到保护,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也持续改善。近年以来,全市纪检监察机关收到的不实举报均呈逐年下降趋势。以盱眙县为例,去年信访举报总量同比下降6.9%,查实率同比增加9个百分点。